玖鸠啾_you

佛系更新

[盗笔男你/黑瞎子X你]一生者(知)

人物三叔的,ooc我的

继续点梗P5,男你

大家七夕快乐~~请查收这个甜唧唧的黑瞎23333333333

总算赶上了,前文:(遇)

持续更新,感谢阅读。

——————————————————————

从湖南回来之后,你叔再三跟你耳提面命:那个黑瞎子不是什么好人,你乖乖地离他远些。

你撇撇嘴很是无奈,无论怎么解释都没办法让他相信你和黑瞎子之间真的就只有一碗面的交情。

其实你也不相信。

有的人真的可以在某天不经意路过,随手就挥下一个遥不可及的未知数。

 

你趴在四方桌上百无聊奈地盯着门外。

秋天的太阳终于没像夏天那般灼热,然而在午后依然带着温度熏得人昏昏欲睡。

“你要是真想睡就进里屋睡,别在外面给我丢人显眼。”闺蜜用蒲扇狠狠地拍了下你的背,不满地嘀咕道,“看看看,你都要变成望夫石了。”

“你别乱说,我不是,我没有。”你生怕她接着唠叨下去,赶紧打断。

“哼,”她从鼻子里哼出一声,“那你说你有事没事到我这潘家园来作甚,原来可没见你这么好心来陪我。”

你被堵得说不出话来。

人都是有逆反心理的,本来你就对某人有些好奇,在你叔的再三提醒下更是来了兴趣。偷偷摸摸打听了一圈却没想到在发小闺蜜这找到了头绪。

去没料到闺蜜听你问起这人就邹紧了眉头,思量再三到底招架不住你好奇的追问说出了和你叔一样的话:“那黑瞎子不是什么善茬,你离他远些。”

“哦。”你嘴上应着,压根就没往心里去。

闺蜜被你死缠烂打得不耐烦后还是跟你透露了点他们这伙人的故事,奈何她知道的也不多,翻来覆去也就这几样,完全满足不了你的好奇心。

一来二去,你不由自主地就往她这多跑了几趟。

于是有了上述被嫌弃的经过。

潘家园这地方来多了之后你还真的发现了他的不同之处,这地方有股奇特的力量,只要一踏入时间流逝就会变得缓慢起来,甚至接触到某些古物的时候,时光会瞬间回溯到几百年几千年以前的光阴。

然而你并不是古董,只是喜欢上了这里缓慢的时光流逝。

就如同在这漫长的秋日午后并不辣眼的阳光里,突然出现了一抹黑影,靠着门带着漫不经心的笑意,慢慢地朝你挥了挥手。

一切都缓慢得恰到好处。

别人都在黑暗中寻找光明,就我在光明里瞎找着黑暗。

你在心里吐槽着自己,看着来人却没能移开眼睛。

 

你是在闺蜜时分嫌弃的目光中跟着黑瞎子离开的。

在此之前,这位爷和你闺蜜还讨论了半天你听不懂的东西,你唯一能理解的是两人的交谈似乎并不怎么愉快。

末了,他走到桌边问你要不要跟他去吃饭。

你还没能回答就被闺蜜挡在了前面:“等会我俩还约好了看电影,就不耽误黑爷宝贵的时间了。”

你感觉得到他们之前的暗潮汹涌,心里却想的是好像只有你一个人对上这人用的是敬语。

黑瞎子依旧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视线越过前方的闺蜜落到你的身上,对着你勾了勾指头。

你就这么不争气地跟着他出了门。

他倒是真打算带你去吃饭的。

先买菜,再做饭,然后才能有饭吃。这道理当真一点毛病都没有。

黑瞎子站在菜市场门口信誓旦旦地说出这句话时你愣了半晌,他倒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大摇大摆就进去了。也不管这身皮衣黑裤军靴大墨镜与菜市场搭不搭。

“怎么,不愿意啊?”他回过头来看仍立在原地的你。

你扯了扯嘴角:“没有的事,您愿意就好。”

黑瞎子不明所以地挑了挑眉毛,你能感觉得到墨镜下的那双眼睛一定满是疑惑。

 

等他下一次再挑着眉毛看向你时,他刚把锅铲从你手里抢了过去,顺带一锅盖掩实了正在燃烧熊熊烈火的铁锅。

你躲开他看向你的视线,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我说过的,你愿意就好。”

他啧啧出声,一副很是稀奇的模样:“我发现你这技能蛮好用啊,野外点火烧山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你想多了,只能在厨房才能发挥作用。”

“之前看你切菜的架势,一点也不像不能进厨房的人。”

“没没没,之前学解剖下过苦功夫,要是给我换把刀还可以雕出朵花来。”

你和黑瞎子面面相觑,过了会又双双笑出声来。

最终,能在厨房里炒菜的人也只有他,你靠着柜子等饭吃。

不知道是被你吓出了一身冷汗还是灶台边上太热的缘故,黑瞎子就只穿了件黑色的工字背心在那挥着锅铲,略微有些长的头发被他胡乱地扎在脑后,额发自然垂落,和着墨镜挡住了他的眉眼,却一点不耽误他手上的动作。

你瞄着他那纯黑的背心和纯黑的墨镜在心里默默吐槽这人是不是被墨染过捞出来的,脱了一身黑皮里面还是黑色的,还好皮肤不怎么黑......

视线不由自主地挪到他撸出来的手臂上,肌肉强壮却不笨拙,线条优美,更出乎你意料的是上面意外的干净,没有很符合他气质的纹身什么的,只是有些陈年的旧伤痕。

“好看不?”黑瞎子几下漂亮的翻锅,头也不回地问你。

你不好意思地干咳两声错开视线。

“我怎么觉得你现在胆大了呢?”黑瞎子接着道,“之前见我还您来您去的,现在问个话都不答应了。”

——那是您老教得好。

你和闺蜜这段时间皮惯了,差点脱口而出,还好在命悬一线时悬崖勒马:“没有的事,您说,我听着呢。”

黑瞎子轻哼一声,也不指出你的敷衍,单单接着下指示:“出去看看哪串葡萄顺眼,摘下来当饭后水果。”

“喳。”你应着声跑了出去。

 

事实证明,黑瞎子做的饭味道还真不错——尤其在你这种进厨房就是搞拆迁的人的衬托之下。

连同刚摘下来的葡萄你都吃得津津有味。

“你能安安稳稳长这么大真不容易。”黑瞎子突然感慨道。

你没听明白,歪着脑袋望着他。

“这么好吃,用吃的一拐就跑没影了。”趁你看向他,黑瞎子毫不客气地从你筷子底下抢下一块排骨,夹起来嘚瑟地在你面前晃晃。

你留恋地看了这排骨最后一眼,安慰自己还有下一块,却仍然忍不住鼓起了腮帮。

就在这时,黑瞎子伸手过来,用食指勾住你的下巴。

你下意识想躲,却被捏了个正着:“干嘛?”

“饭都吃到脸上去了。”他用拇指不轻不重地在你脸颊上抹了一下。

“呀。”你一惊,不好意思地擦了擦自己的脸。

却没留意到某人正襟危坐地收手之后,暗自捻了捻手指,上面可没有所说的饭粒。

“等一下,我怎么觉得有些不对......”你琢磨过味来,刚想说话就被开门的声音打断了。

一个半大的小伙子冒冒失失地闯了进来:“好香啊,师傅你居然背着我弄好吃的,我还是不是你最爱的人啦。”

进来之后看到和黑瞎子并排坐着的你,小声地嘀咕了一声:“卧槽还真是。”

声音很小,你没听见,黑瞎子却看了个明白,不作声地沉了沉脸。

于是,这个叫做苏万的小伙子就捏着筷子举着碗看你们吃完了整顿饭。

期间,黑瞎子还曾经端了碗烧肉去逗他,却在他要喂进嘴里的下一秒又抢了回来,看这孩子傻愣愣地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作为一个无辜群众,你对这位吃不上饭还得洗碗的小朋友表示莫大的同情,然后默默地捧牢了自己的碗。

 

由于某人突如其来的打岔,你和黑瞎子这顿饭终究没能吃太久。

黑瞎子扔下哭爹喊娘的苏万要送你回家的时候,天还微微泛着白光,正好是其他人家煮饭的时候。

傍晚的胡同少了份喧嚣,多了些许的宁静。

你跟在黑瞎子的身后,踩着他的影子亦步亦趋,仿若真的把某人踩了个正着,一个人玩得不亦乐乎,没过多久就直愣愣地撞到了他背上。

“啧,怎么这么傻,真不要我送你回去?”他叼着根烟,语气有些含糊不清,却很明白地表示出“你傻得大街上都会被人拐走”的意思。

“我真让你送我回去了才叫傻好嘛?”你还没真傻到引狼入室,揉着自己的额头,抬眼看到已经走到大路上面来了,“谢谢黑爷款待。”学着闺蜜的称呼表示感谢,跟他摆手作再见。

黑瞎子却不满意:“跑什么,我准你走了?”一伸手又把你捞了回来。

你被他圈进了怀里。

这距离近得太快太突然,你整个人僵在他怀里动都不敢动一下。

“真乖。”黑瞎子咧嘴一笑,英俊中透着痞气,如同个路边看见漂亮妹子就吹口哨的登徒子,垂着脑袋看你的模样又像想把你生吞活剥了的食肉动物。

你突然就想起之前叔叔和闺蜜对你苦口婆心的劝诫,虽然心里有把握他不会对你怎么样但还是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他被你的反应逗乐,凑到你的耳边:“你看我的眼神我很喜欢。”

你一震,所有的知觉从他方才靠近的耳尖上慢慢传遍四肢全身,手足无措起来。

这下真的完了,你在心里想,居然栽到了一个只见过三次面的人身上。

 

其实世上哪有什么一见钟情。

所谓的一见钟情,不过是你终于遇到了那个一直想要的人而已。

人海茫茫,遇之是幸,不遇是命。

 

你看着面前一脸坏笑的黑瞎子。

这是你温柔乡、旖旎帐。

是你破不了的楼兰。

 

 ———————————————————————————

不行我要说说,不然我怕你们看不懂= =

最后一句灵感来自:不破楼兰终不还。

——那就不还了呗╭(╯^╰)╮

最后一段对应上一篇最开始的英雄救美。

以及,里面还有一对,可以猜猜是谁=。=


评论(16)

热度(57)